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大咖名流 > 正文阅读

宋尧:保障房建设应权责统一

发表日期:2021-12-31 11:15  作者:admin  浏览:

  新闻军事文化历史体育NBA视频娱谈财经世相科技汽车房产时尚健康教育母婴旅游美食星座

  评论员 宋尧 保障房建起来了,但需要被保障的人却找不到了。在南京、上海、武汉、郑州等城市,刚刚完工的公租房,就面临着住不满人的尴尬。上述这些城市,今年都陆续出现了保障房申请人数远远低于配租房源的事件。

  在媒体的现场调研中,过于偏僻的地段,相对严格的申请标准或许是导致这些公租房乏人问津的直接原因。但这样的解释很容易引来追问,既然如此,主管部门为何不一开始就对选址、申请标准等问题进行市场调研,以至于落得今日的尴尬局面呢?

  甚至简单地追问地方政府也显着有失偏颇,更深层次的原因显然在最初规划建设时便已埋下。地方政府有建设保障房的责任,但具体建多少,怎么建的决策权力,却不完全由他们决定。

  早在2010年保障房建设大规模启动之初,便有经济学家及一些房地产业内人士指出,如此大规模的建设却缺乏应有的科学规划,简单的一个问题,为什么要建设1000万套?而不是600万或1500万套?为什么5年计划的总量是3600万套而不是更多或更少?主管部委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似乎从未对此做过解读。

  笔者过去采访的一些地方政府官员告诉记者,各地的任务量尽管也有对各地自行上报的数据的评估考量,但总体而言依旧以任务安排为主。年底时,省级政府会向下辖市县政府吹风,预计第二年任务总量是多少多少,相对于今年的增减幅度,然后要求各地先自行上报工作计划。这种情况下,各地上报的计划,也自然跟各省的总任务增减幅度保持大体一致。即便某市自己调研发现保障房已无需求,但全省建设任务上调了20%,你也不好意思上报称今年不需要建设。省里的任务量又是哪儿来的?自然是从中央一层层分配下来的。

  各个城市具体需要多少保障房保障民生,中央政府显然无法详细掌握,但最后决定任务量的,却是中央政府。细细估量,3600万套保障房的建设计划,与其说是依据长期民生需求制定出的,不如说更多考虑的是拉动投资,对冲房地产下滑等短期因素。

  既然保障房建设任务的战略目标远不止保障民生一项,那最后的结果自然无法令保民生任务圆满完成,出现保障房无人问津的例子也就不足为奇。甚至在考量到房地产调控所取得的成果在压抑房价的同时却依旧能让房地产投资保持在高速增长的位置之后,主管部门完全可以称大规模保障房建设计划是成功的。

  不过一个新的问题摆在主政者面前,拉动投资只是保障房建设短期目标,这几年过去之后可能就不再需要。但民生保障却是长期工程,假如投入大精力之后,却盖出来这么多无人需要的房子,那只能说是劳民伤财,得不偿失。

  正确的方法应当是让保障房建设的主体,城市政府实现权责统一,建什么类型保障房,建多少合适,城市政府显然比中央更清楚。省级与中央政府在保障房建设中更多应扮演监督角色,并尽快拿出一套办法来,从民生需求覆盖方面,而不仅仅只是建设量上对地方政府的住房保障成绩进行考评。

  甚至,将住房保障的更多选择权直接交给民众,作为被保障人,他们才最清楚自己最需要什么样的保障,而在南京、上海、武汉、郑州这样的城市里,市场已能提供多样的选择,这些人群需要的只是货币补贴而已。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