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法律在线 > 正文阅读

重读《孔乙己》:年少不懂孔乙己,读懂已是书中人,成

发表日期:2020-05-21 02:28  作者:admin  浏览:

原标题:重读《孔乙己》:年少不懂孔乙己,读懂已是书中人,成年人的悲哀

《孔乙己》是鲁迅先生在《新青年》杂志上发表的一篇白话文小说。之中的很多句子都至今为人所经常用。而孔乙己,在很多程度上,代表了那个时代,旧时代读书人的际遇。

孔乙己是何人呢?原本就是一个没考上秀才的读书人,因为他姓孔,人们就从当时流行的描红纸上的“上大人孔乙己”,给他取了个孔乙己的名字。而这篇小说,是以“我”这个酒馆伙计的身份,去看孔乙己这个人物人生浮沉。

鲁迅先生开头先介绍了酒馆客人们的一个情况,“短衣帮”站在外面喝酒,弄点下酒菜;只有长衫的顾客才能进店慢慢地坐着喝酒吃菜。

而孔乙己是什么情况呢?鲁迅先生一句话,“孔乙己是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唯一的人”,我一直认为是现代文学写得最好的介绍。站着喝酒,表示孔乙己的经济状况和“短衣帮”差不多,承担不起坐喝的价钱,却又穿着长衫,来显示自己作为一个读书人的“不一样”。短短数字,一个矛盾的孔乙己便也跃然纸上了。

孔乙己的矛盾性,是我们接下来分析“笑”这一关键行为的前提。

文中有那些人“笑”他?

我们不妨列举一下,外面的短衣帮,长衫主顾,孩子们,掌柜还有“我”这个伙计。文中出现的人群,都在“笑”他。而笑的原因,却是各不相同。

“我”的笑

“我”是谁?一个小伙计,咸亨的一个小伙计。“我”其实在咸亨酒店里,是没有地位的。鲁迅先生首先介绍了“我”的一个情况,我是一个因为不够机灵而温酒的小哥儿,因为严肃的掌柜和没有好声气的主顾,平日很难笑一次的伙计。

所以孔乙己一来,是“我”唯一可以笑而不被骂的时候了。所以“我”笑,是平时严苛生活的一种放松。但是如果鲁迅先生只想表达于此,那就浮于表面了。我们接着看关于我的另一个情节??“茴”字的写法。

上一篇:小小班级,大大世界
下一篇:没有了

Power by DedeCms